有一种共享经济叫程序员快到碗里来|快码科技CEO朱雄业

文:熊晓艳
出处:领创者联盟

互联网行业的风生水起也端起了程序员的饭碗,朱雄业就是其中的一个。当阿里云称要在开源中国投放100万元的项目时,他们看重的是200万的注册用户及一大帮飘过眼前的“程序猿”。

但朱雄业想做一件更大的事儿:建一个开放的平台,让有闲暇时间的软件开发者们都来赚外快。从国内第一家app在线生成平台“完美E端”,到后来的同游网,再到如今的快码科技,虽然创业的路上并不太顺利,但他却看好未来的共享经济,越走越明。

历程

经历大企业后重做“程序猿”

毕业于山东大学信息管理专业的朱雄业,至今刚好工作10年。还在上大学期间,他就常帮学校社团和组织做各种网站,虽然也有过创业的想法,但一直拉不起团队。大四那年,已经写了两三年代码的朱雄业希望生活能有些改变,他放弃了自己的优势,转入一家国企做销售管理。

由于公司设有多个分部,内部的沟通成本和各类邮件往往十分繁冗。为了做好团队管理并提高工作效率,喜欢钻研的朱雄业趁业余时间开发了一款做报表的系统,却意外获得当年集团的优秀员工。但是,大企业里的人际斗争还是让这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很不适应。一年以后,他选择离职开始创业。

2006年底,回到深圳的朱雄业成立了一个3人的小工作室并重回旧业,给人做软件设计开发。由于团队此前无项目经验,为做推广,他和同伴需要自己出门找业务。为打开市场,他们也采取了“先设计后付款”的方式,且以低于日常市面价的方式自我推荐。同时,还通过网络SEO抓取联系方式,然后群发邮件寻找突破。靠着团队的勤奋和努力,业务慢慢有了起色,有时也能接到十几万的大单。

创国内首家app在线生成平台

虽然做“程序猿”的日子比较专注,每月也有几千到万元的收入,但业务始终不太稳定,朱雄业也在思考新的发展方向。2010年,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,app创业风口随之而来,他心动了。

app当时还在起步阶段,出于对市场前景的难以把控,及原工作室伙伴的生活压力,对这个方向并不热衷。于是,朱雄业找来了另外的伙伴,开始真正的创业。这一次,他要做一个帮助企业生成app的平台——完美E端。

“我们应该是当时国内第一个这样的平台。”朱雄业回忆,经过半年多的研究,其团队所设计的网站主要针对有广告、管理及生成app需求的企业开放。起初的功能也较为简单,用户只需注册一个账号,并勾选其中的功能模块,就能自动生成一个app。

在应用市场和盈利模式方面,团队最开始的构想也很美好。朱雄业构思了两种盈利模式。如果经营者本身是个技术小白,公司可以帮他们做技术支撑和维护。

//更主要的是,当大家都用平台后,我们可以开发一些新的功能模块来增加app的丰富性,然后对这些采取收费。//

朱雄业希望这款产品能为电影院、酒店提供解决方案,但在后来的洽谈中却屡遭不顺。很显然,4年前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并没有为梦想买单。由于大屏智能手机还没完全普及,以及网络速度等大环境限制,完美E端遭遇打开慢、卡顿等情况。而一些flash小游戏生成app后,单一的手机按键也无法很好地操作,体验感阻拦了客户。

虽然后来也想了很多办法,并重新架构了原生的技术方案,并申请了专利,但最终研发成本过高而无法突破。2013年,项目结束。

创业

搭建软件开发众包平台

项目的失败并没有浇熄朱雄业的热情。上一个项目结束后,他很被朋友介绍至一个开发国际旅游的互联网平台——TagAlong(同游网),并以技术人身份担任CTO职位。该网站曾获得10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,由于经营理念不合,去年11月,他选择离职。

直到今年3月,朱雄业再次创业。这一次,他希望结合自己原有的技术背景和团队经验,打造一个软件设计众包平台——快码科技,为那些有闲暇时间的软件程序猿提供对接和服务。

据快码科技CMO何嘉文介绍,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创业的火爆,程序开发员工资也一路水涨船高。根据最新行内数据显示,开发员现在起薪8000/月,最高的甚至到3万/月。“一个刚毕业的安卓语言的开发员要1-1.3万,而工作一年后就可以涨到1.8万,而且还不一定能招得到人。”

这个市场痛点之下,快码科技的成立也顺其自然。朱雄业介绍,快码的工作流程是:Idea——项目拆分——发布众包任务——程序员接单——项目开发测试——项目验收并付款。“通过合理的任务拆分,众包给更多专业、有空余时间的程序员开发,一个初创公司的项目使用快码众包平台,3个月的开发周期可能只需3至5周就能完成。”

为了确保项目推送的匹配程度,在快码平台注册的程序猿将提供个人基本资料和相关工作经验等,经专业人员核实后,给出1-10的不同评级。每次的项目推送,也将根据评级推送给合适的人群抢单。

//我们就类似于软件众包行业的滴滴打车,抢单后双方可以协商并置于同一个平台,每个步骤完成都都要上传接受监督。//

朱雄业和团队也制定了详细的游戏规则,如果首次接单却在24h没有进度,评级就会降到0;要是不能按时完成任务,每次也将降低1个评级,这都将记入程序员的考核中。

为了确保安全使用该平台,快码众包还设置了资金托管、代码托管平台。在任务在发布之前,项目方将支付金额到平台接受托管,任务完成后由甲方验收确认后,该款项才会打入乙方账户。

未来

仍有挑战要面对

短短几个月的发展,目前快码众包已有超过1万的注册用户,1000多单开发任务成功匹配。今年6月,快码众包获得“北京云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”(即Testin)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。而在本周所举行的阿里百川无线开放大会上,该团队也作为参赛队伍进行路演,并有投资方表示感兴趣。

不过,在互联网的世界里,竞争从来都没有消停过。10月19日,阿里云与开源中国达成合作,阿里云近百万元的软件开发项目将首次尝试通过“众包”模式进行开发,开源中国众包平台进行承接。据悉,发布在开源中国社区的开发项目的金额从数百元、数千元、数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。

除了目前已有200万注册用户的开源中国社区,国内与快码众包类似的还有猪八戒、码市等。但朱雄业却分析说,目前很多项目仍是以一个小团队抢标的形式获得开发机会,实质上并不算真正的众包。

//软件开发过程复杂,简单的对接对行业没有什么帮助,只有采用真的众包,才能将现有程序员的时间利用起来,这也是共享经济的魅力所在。//

面对当下的格局,他表示目前社会的思维还较为保守,很多项目方并没真正接纳众包的模式,所以也谈不上真正的竞争。不过,即便那天真的竞争来临,他也不会畏惧。